起名与文化素养

时间:14-02-13 05:31 责任编辑: 来源: 点击:

  朱伟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主编

  文化素养可以体现在给孩子起名上。

  我祖父的名字是朱怀萱,多雅的名字啊。萱是萱草,萱草忘忧。曾祖父给祖父这个名字,不仅期望他一生快乐,且让他铭记母爱,因为萱堂是母亲居所的代称。当然,外祖父没能荫庇祖父一生无忧,他1932年去世,而祖父最后自杀于1959年。

  我父亲的名字原来叫朱镜涵,镜是照耀,涵是包容。“水镜涵玉轮,若见渊泉璧”,月光凝固在水镜之中,源泉托起成玉璧,这是元稹的诗句,多美啊。但我父亲后来居然按五行缺土与金说,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奎鑫”,毫无美感可言,太遗憾了。

  我们兄弟姐妹八个,都是舅舅起的名字。母亲就这一个弟弟,她生前一直反复地告诉我,舅舅年轻时是如何疯狂地买书,说我是随了舅舅。母亲说,她最难忘是舅舅有一次买回的书,竟有一本就叫《粪、尿、屁》。看来,舅舅喜欢乱七八糟杂书的兴趣与我是一致的。可惜舅舅到中年就双目失明,再也无法读书了。

  我一直觉得,舅舅没有给我和哥哥起好名字。哥哥叫耀先,让他承担着耀宗荣祖的重任,使他一生都活得太累;而希望我能“伟岸”,却也使我一直感觉到自己的柔弱。

  舅舅赋予我姐姐、我妹妹都是花的名称:蕖、兰、萍、菡、薇、蓓。其中最美的名字给了四姐:菡。芙蕖与菡萏都是荷花,可见舅舅对荷花之喜欢。两者区别,我总觉得芙蕖更有开放之美,菡萏更有待放之美。两者比,我觉得菡萏的意境更美,尽管这两个字不普及。李商隐的“芭蕉开绿扇,菡萏荐红衣”或者白居易的“蜂蝶碎锦缬,绿池披菡萏”多美啊,缬是丝织品上的花纹。当然,杜牧的“霜岩红薜荔,露沼白芙蕖”意境也好,薜荔是木莲。

  舅舅给我们起的名字,如果与曾祖父给祖父起的“怀萱”、祖父给父亲起的“镜涵”比,还是减少了讲究。这就是文化的退步。

  □朱伟

   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

    最新更新

    视觉焦点

    新闻排行

    1. 舜天进足协杯决赛将奖500万 4万球迷将现场助阵 江西
    2. 季前赛三战皆负吉林回家夜训 雪藏外援练本土 湖北楚
    3. 恒大空运6000球衣+包下1/3球票 客场绝不输气势 张昌
    4. 消息人士曝奥多姆即将转院 回洛杉矶继续治疗 湖北东
    5. 山西季前赛检验状态 本土高效大外援表现堪忧 洪湖赤
    6. 勇士调整阵容连签两将 前湖人侧翼望延续NBA梦 湖北
    7. 温格放话:阿森纳赢过巅峰拜仁 有办法限制莱万 jayhe
    8. 前魔术CEO嘲讽魔兽:他曾自比乔丹阿里曼德拉 杨惠妍
    9. 沪媒:上港应该继续拼第一 恒大无必胜京鲁把握 国家
    10. 郭艾伦不满球队合同曾赴泰国 本周末或达协议 马兵